九零后女生学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记者苏容台北采访报道)阳光,总是在经历风雨过后,才更加光明、温暖和珍贵。在台北法会现场,曾经苦盼长大的九零后女生彤彤开心地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法轮大法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阳光。”经历了从叛逆颓丧到贴心温柔的转变,彤彤愿善良人能一起分享这来之不易的生命曙光。

人生的转折点

在网路世界发达的当代,甫上国中的彤彤从小迷恋网路,在遇到压力时,往往选择逃避、沉溺于网路的虚拟世界里,每天晚上上网至深夜才睡觉,早上很难起床,准时上学对她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每天上学都迟到,常常被罚站挨骂,到晚上又不想睡觉,脑中只想着网路世界的东西,整天无精打采,情绪低落,易怒,不爱学习,觉得人生看不到未来,混日为生。父母很是担忧,劝善无力,备感无奈。

二零一五年七月,住屏东的伯父邀彤彤全家到高雄社教馆观赏云林飞天艺术学校的年度成果展演,没想到彤彤命运就这样发生了大转变。当彤彤看过美术组师生作品展后,被一股传神、纯净的气息深深感动,仿佛见到了生命一道曙光,寻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萌生转学就读的念头,就迳至服务台询问就学资讯,在征得父母同意后,彤彤通过转学测验,成为云林飞天艺术学校美术组的学生。

彤彤只身到云林就学,那是一个住宿型的学校,周末才放假回家。美术组每天学习《转法轮》一堂课,是必修课程。放学时,彤彤在室友邀约下,也加入了校园自由炼功的行列。不知不觉中,彤彤觉得精神越来越好,很早就能起床,后又加入清晨在宿舍走廊的炼功行列。《转法轮》一书,彤彤读完一遍又一遍,书中阐述的“真、善、忍”道理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她的言行,变化着她的气质。

实践真善忍 处处正向思考

透过学法,彤彤了解生命需要“真、善、忍”和人生活着的意义,整个人乐观开朗起来,思路越来越清晰,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彤彤把“真、善、忍”原则当座右铭,在日常生活中实践,不知不觉改掉了说脏话的口头禅,以及从前一些不好的坏习惯,现在彤彤说:“我一句脏话也想不起来。”

有一天回家,晚上睡觉时彤彤和姐妹三人躺着聊天,没想到身旁的姐姐和妹妹因一件小事吵架,隔空就叫骂起来,越骂越大声越火爆,互不相让,彤彤夹在中间,保持冷静祥和,劝阻她们说:“为什么你们要一直骂,静下来咱们好好讲,先听妹妹讲,听完再讨论她错在什么地方,要怎么改才好。”姐姐突然就把她心里的话有条不紊地讲出来,妹妹也逐条解释,本来很激烈的吵架竟自然化解了。三姊妹开心大笑称“小事小事”。姐姐突然问彤彤:“你怎么变得这么正向思考的,改变实在太大,也不说脏话,吃了什么神丹妙药?”彤彤笑着回答说:“答案是我心中有‘真、善、忍’,我学法轮功了。”

记忆中象这样的又打又骂在彤彤未修炼前是家常便饭的事。曾经有一次彤彤和姊姐因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谁也不让谁,争吵不休,吵得很凶,姐姐很生气,到厨房拿起菜刀吓唬要杀彤彤,彤彤也不甘示弱拿起棒球棍准备回击,宛如武打片的场景,弄得爸妈非常伤心。

彤彤的妈妈是幼儿园的园长,只要有空,姊妹都要到园协助,彤彤常常被要求洗一大堆碗筷,很不情愿,而且也很不喜欢小孩子,常常偷偷赶走来缠她的小朋友。可是学炼法轮功后,面对水槽中满满的碗筷,彤彤静静地趁小朋友午休时间就把碗筷洗完,现在小朋友也很喜欢亲近她,“彤彤姐姐”长,“彤彤姐姐”短的,让有不同信仰的妈妈看在眼里,也备感欣慰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体悟内在修为会影响绘画技巧

彤彤想起有一天回宿舍迟到,被宿辅老师处罚连续两天中午十二点得去拔草。那刚好是学期结束前,第一天拔草她觉得很累,心里嘀咕宿辅老师很“坏”。到了下午大家一起学法完,她突然间体悟到要向内找,发现自己的不好念头,看到自己的不足,想到明天要抱着一种祥和、热心帮助学校的心情,结果隔天在拔草时,发现一点都不累了。彤彤修炼后,面对自己没做好的事会勇敢去承担,摆正自己的心态。

彤彤刚转学来到美术组时,因学校是教授西方古典艺术的,要求比例、结构、形体的准确度非常高,难度也比较大。彤彤每遇到瓶颈时,就跟老师说我不想画了,老师总是耐心鼓励她:“只要好好修炼 ,技巧就提升上来“。开始彤彤似懂非懂。一天她读到《洪吟四》〈带上我的心愿〉,内心很感动,不知不觉中很喜欢学法,一连读了好几本法轮大法经书,开始认真修炼了,晚上也会跟学姐、学妹一起在宿舍学法。生活上开始自我要求同化“真、善、忍”,在老师的引导下,绘画技巧进步很快,对老师的教导终于有所体会。

短短的一年,彤彤觉得生命充满希望,内心很平静,学习时很专心,学科术科都有很明显的进步,彤彤很喜欢待在这个环境,期待更认真更精進修炼法轮大法。彤彤庆幸自己能够在很颓废时接触到法轮功,走出人生的谷底:“法轮大法是我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的阳光,我对大法充满无尽的感恩。”

标签: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