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故事:我和孩子经历的神话

〖注:当我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正遭受当地六一零胁迫教育局、中心校与学校领导将要对我进行迫害时,我将此文,用微信形式发给了单位领导及同事与熟人,很快就传到了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召集国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单位领导就我的事情召开专题会议(与会人员每人手机上都拿着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四个多小时), 迫害顺利解除,之后结论是:如此优秀的教师,伟大的母亲,伟大的妻子,我们绝对不能去迫害她,我们这次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树立一个正面形象,不动她,连威胁都不去威胁她,也不去“转化”她,尊重她的信仰,让她自由修炼,只要她身体好,精神有寄托,好好工作就行。〗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现在是修炼故事节目。我们人生在世相信不少人都经历过许多沧桑事故,也听闻过各种各样的奇闻异事,历史上各个民族和文化中也都流传着各种神话传说。但是这一切似乎都离我们有些遥远。然而,在当今当世,就在我们看似普通的人群中,真真切切地发生着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人间神话。下面请听: “我和孩子经历的神话!”。

我和孩子经历的神话

文: 湖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孩子发病时是八岁,那时是二零零五年,孩子在上小学二年级,现在孩子已经十九岁了,读大学一年级。我曾将此文用微信形式发给了单位领导及同事与熟人,很快就传到了当地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召集国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单位领导就我的事情召开专题会议(与会人员每人手机上都拿着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四个多小时)。会后他们的结论是:我们绝对不能去迫害她,不动她,连威胁都不去威胁她,也不去“转化”她,尊重她的信仰,让她自由修炼。

一、班主任兼语文教师

我是一名教育科学工作者,就职于湖南某县城北中学。在学校领导、同事、学生家长、学生心目中,我曾是一位优秀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

我于一九九八年下期调入城北中学,担任初一年级班主任兼语文教师。我在城北所接手的第一届学生是125班,当时城北中学缺少班主任,开学后125班没有班主任,分到该班的优生都被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师请走了,被调进我班的都是经名师们测试过后的后进生和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孩子。当时我班单亲家庭孩子就有十七个。开学一个星期后我才接手这个班。我教了一个星期后,我班最后剩下的家庭条件较好,学习习惯和学习成绩都还可以的唯一优生当时正担任我班班长也被经验丰富的名师请走了,又换来一个单亲家庭孩子,至此我班有了十八个单亲家庭孩子。

面对这样一个学生个人修养,生活习惯,学习习惯甚至衣着打扮,个人卫生都不尽人意、整体学习成绩差(每次考试我班的成绩都与平行班相距很远),任课教师普遍情绪消极低沉、怨声载道的班集体,我没有抱怨,更没有被任课教师的情绪带动。我改变以往当班主任、接新班的思路,制定出针对现状的新的班级工作计划,从学生心情和精神面貌入手,我把要求学生每天穿着得体,干净整洁,朴素大方,保持快乐、阳光的心态作为我这个班主任工作的“头等大事”。

我自己每天第一个来到教室,满面笑容的迎接每一个学生,给每一个学生一句恰当的鼓励与肯定。我带着他们每天从早上就开始一天快乐的生活。

工作的第一个月,我每天放学后就和丈夫在街上的快餐店简单的吃点东西,然后由他用摩托车载着我到每一个学生家里家访。我把家访情况制成表格,一个一个去充分了解、掌握学生的情况,包括饮食习惯和食欲状况,我都认真记载。双休日节假日,我更加充分利用,马不停蹄走家串户进行家访。一个月以后,我班学生无一遗漏,我全都走访了一遍。学生的情况我都了如指掌。我感觉到单亲家庭的孩子心灵深处普遍缺乏真正的被爱的感受,家长普遍性情浮躁,对孩子的教育简单粗暴。甚至因为离异单亲的缘故,父母双方或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及其他亲属都只注重从物质上给予孩子多多的补偿。也有的孩子由于父母离异,生活比较困难,甚至一日三餐都不能得到保障。

我根据所掌握的情况去具体采取适合每一个学生的教育方法。我要求家长配合我对孩子多鼓励少指责,用平等谦和的态度跟孩子交流沟通;我甚至要求家长用放大镜看待孩子的优点,用聚焦镜看待孩子的缺点与不足。我向家长承诺把孩子的缺点与不足交给我来纠正,只希望家长能够以平和心态对待孩子。这样我进入了每一个学生和家长的心田,我成了学生和家长的最知心的朋友,我们无话不谈。

三年后,我所教的第一届学生125班,毕业升学的成绩、考入宁乡一中和其他学校高中的学生人数都居本届毕业班前列。而且学生对待生活的态度普遍乐观开朗,阳光豁达。接下来我很自然地成了实验班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我的生源比之前的125班好了很多。

二、孩子的病使我陷入绝境

正当我在工作中有了一点点实际经验,我的工作开始从职业阶段进入事业阶段,开始有点蒸蒸日上的感觉之时,我的人生出现了重大变故。二零零五年六月五日我那可爱的让我引以自豪的八岁儿子被湖南湘雅医院诊断患上了现代医学绝症——儿童类风湿,并且还合并有严重的败血症,血液细菌感染程度已达百分之九十三,体温高烧达到爆表,医院用尽所有的办法,国内国外针对治疗的所有药物都用上了,孩子的高烧却不能得到根本控制。

束手无策之下,医院只好将我可怜的孩子全身上下堆满冰块,置于强力冰冻之下来降温。这样高烧终于降下来了,可是用体温计测量,我孩子的体温降到用温度计测不到了,而且持续一天两天都测不到体温了。等到体温升上来,就又高到爆表。湘雅医院在我们进院第二十三天,等所有检验结果都出来后,组织附一、附二、附三所有权威专家,并在网上邀请了协和等全国知名医院的权威专家给我孩子进行会诊,最后的结果是:无法医治。期间的过程将是:高烧无法控制,导致全身骨骼彻底变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缩,最后变形的骨骼将压迫心脏、肺、肾脏,最终以心衰、呼衰、肾衰不治而亡。理由是:类风湿与败血症在治疗用药上是完全对立冲突的。治疗败血症必须用大量的抗生素,而抗生素是类风湿的大忌。类风湿目前医学上认为是免疫系统亢进,而抗生素将会进一步破坏免疫系统,导致免疫功能将彻底丧失,人体所有功能的调节将彻底丧失。

我无法接受这个结论及其中的过程!

我马上动用一切社会关系,把希望寄托于国外更加尖端的医术。我通过关系找到了日本、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港、台湾知名医院的相关权威专家,最后结论还是:目前无法解决。我最爱最爱的孩子就这样被现代医学判了死刑!

我用自己的意志极力排斥这个结论!我必须让我的孩子活下来,而且要好好地活着!我想到了我一向排斥的被现代科学耻笑的所谓迷信的办法,只要能挽救我最爱最爱的孩子,我愿意倾家荡产,债台高筑,甚至卖掉我身上所有的器官,去尝试一切可能出现奇迹的办法!

亲戚、朋友、同事、同学、上下邻居,给我介绍了好多这方面的名人大师之类,我不管真假,都被我请到了医院病房里给我孩子治病、驱邪。

可是我的所有付出没能感动上苍。在湘雅医院医治不到一年,我孩子所有症状都被那次专家会诊完全预言准确:孩子高烧依然没有得到控制,全身所有骨骼彻底变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缩。我曾经活泼可爱,多才多艺,让我引为豪的心肝宝贝,成了一具光凸凸的,全身僵硬的骷髅骨,九岁的孩子体重只剩下二十来斤,最后连颌骨都变形了,嘴巴都打不开了,全身唯一能动的就只有眼皮和眼珠了!

孩子被医院强行要求出院,理由是医院床位高度紧张,对他们来说,我的孩子已完全没有医治的意义了。

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我一下子完全崩溃了!孩子的父亲,我的丈夫,在孩子得病一星期之后,就因为承受不住那种突如其来的强大打击,导致曾经治愈多年的癫痫病复发,而且病情相当严重,一天可以复发数次。孩子生病期间,我丈夫脸上、头上、四肢上,几乎没有干过血渍和伤痕,经常被摔得鲜血淋漓,鼻青眼肿,腿歪脚跛的。我带孩子住院期间,孩子父亲只好托付孩子的大姑、大姑夫,帮忙照顾。

从医院回到家里的第二天,一早我就感觉到我精神上一直紧绷的那根弦被崩断了。我表现出一种无法抑制的烦躁不安,我感觉到了这种不安已经是生理和精神方面的病态表现了,决不仅仅是心情和心态方面的那种不安!那一刻,我好恐惧!好恐怖!

我已经无法承受身体和精神上那种超强负荷了。从孩子开始得病,从丈夫癫痫病复发那天起,我始终独自一人在医院煎熬着,每时每刻面对着我那每天都高烧爆表,骨骼变形过程中撕心裂肺,疼痛无比的孩子,我没有躺下身躯睡过任何一次觉,每天都是到了实在无法支撑的时候,就靠着床档打一会盹,每次打盹从来都没有超出过20分钟,每次都是眯几分钟,最多十几分钟就会突然惊醒。那一刻,我切身体验到了现代汉语词汇中“绝境”的深刻含义!

我陷入了绝境!

我却一刻都不能逃避,一分一秒都不能懈怠,我的孩子还活着!我的丈夫需要我支撑和照顾,我的责任无人可替代!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死亡,对于我,是多么令人向往的美好解脱,可是我却不能去死!我绝对不能丢下孩子和丈夫独自解脱。可是我已心力交瘁,身心疲惫,已经无法承担起面前这副责任了!我连给孩子日常的照顾都做不下来了。我该怎么办?!苍天啊——我长叹一声,泪水夺眶而出。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告诉我,你必须坚持!于是我用最大的意志,把自己立即调整过来!我赶快冲了个澡,依然用笑脸去面对完全瘫痪的孩子及我的丈夫。不过我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念头:如果孩子不能留下,我一定要随他而去!孩子前一分钟走,后一分钟我一定走,我绝不比孩子在世上多停留两分钟。我感觉到这一念很坚定,突然感觉自己好轻松。

三、大法弟子

也许是命不该绝吧!就在我决定放下一切想念,陪着孩子快快乐乐的过好孩子最后的那些日子的那天,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我家来了一位素不相识、面容慈祥的阿姨。她告诉我,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真信,就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阿姨说,不过现在法轮功正遭受残酷迫害,一旦被暴露了,就可能要被开除工作,被劳教,被判刑,被送精神病医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送洗脑班酷刑迫害。她问我敢不敢炼?我说现在孩子都这样了,骨骼全变形了,嘴巴都张不开了,吃东西只能用吸管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吸入一点了,医院根本不治了,这还能好吗?她说,能!法轮功是佛法,佛法无边!只要真信,什么奇迹都可以出现。好多得各式各样癌症的,得白血病的,得各种稀奇古怪,疑难杂症的,好多被医院判了死刑,甚至已经准备后事了的,都完全恢复健康了,现在都可以上班挣钱了。

听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了希望。我当即答应我要炼。我说我都决定去死了,我什么都不怕!我豁出一切,一定带孩子炼炼试试。

我告诉她,我们教育单位的领导、同事都知道我孩子得了现代医学上的绝症,被医院判死刑了。他们都很关心我、同情我的处境。我们学校的校长在我带孩子住院期间,几乎每天都给我打电话,非常关心我孩子的状况。中心校的校长也经常打电话关心我孩子的状况。校长还亲自到医院来看望我和孩子。

我告诉她,如果我们单位领导,中心校领导,甚至教育局领导知道炼法轮功可以挽救我孩子的命,可以挽救我濒临崩溃的家庭,他们一定不会阻止我,更不会迫害我。我们教育单位的领导都很善良,很有人情味,他们都只希望我好,希望我孩子能出奇迹。

就这样,我走上了佛法修炼之路,成为了一名大法修炼弟子!

四、法轮功祛病健身堪称神奇

我问阿姨:孩子现在这样子,全身只有眼皮和眼珠子能动了,怎么炼功?阿姨说,法轮大法是佛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主要是修心性,做好人,动作只是辅助部份。孩子现在炼不了动作,你就这样做:一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就能见效,因为“法轮大法”、“真、善、忍”就是佛法,诚心敬念就能遇难呈祥,孩子一定会好起来的;二是你可以读法给他听,并尽量按书上的要求修心,做好人,不要有求治病的心。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度人的,不是来帮人治病的。但是当人的各种私心、各种不好的心越来越少了,心越来越纯净了,越来越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的时候,人的身体就自然会没病了。阿姨当即就送了我一本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

阿姨走了,我和孩子立刻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地念,不停地念。当天奇迹就出现了——近一年来孩子每天都高烧爆表的高热症状那天没有出现。不出现高烧,孩子全身的疼痛就减轻了许多。从那天起,孩子的高烧症状就被控制住了,以后再未出现过高热症状了。这法轮大法也真是太神奇了!我由衷的感激!

第二天,孩子的嘴巴能张开了,还吃了一支香蕉和一串提子。

大法的神奇让我对孩子的康复充满了信心!我争分夺秒地读《转法轮》给孩子听,给孩子擦洗、喂饮食的过程中,就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清楚的记得,在我们学法还不到一星期的一天上午,我给孩子接便的过程中,把孩子痛得尖叫(孩子全身骨骼僵硬变形,哪怕最最轻微的动一下,他都会撕筋拆骨般疼痛),我情不自禁大喊一句“师父——救救孩子”,然后就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孩子在我怀里睡着了,我也恍惚入睡。

似睡非睡之中,我听到一个声音,“给孩子消业来了”,然后我清楚地看见一只大手握起孩子的右手,突然冒出一股象打火机发出的火焰,从孩子的手指尖一直烧到肩膀。火灭了,我一惊,醒了。我这一惊又把孩子弄得好疼。他醒来又要撒尿,并很自然的自己把裤头往下拉。我们母子俩都突然意识到,孩子的整个右手从手指到手臂到肩膀,全恢复了功能。他能够自己拉裤子提裤子大、小便了,能够自己喝水吃东西了。

就在孩子右手恢复功能的第二天下午,我放孩子午睡的过程中,孩子又被痛得尖叫大哭。我哄着他说,宝贝不哭,等下师父给你摸摸,你就不疼了。孩子止住哭不到两分钟,他真的感觉到他的右脚踝关节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抚摸了一下,这时我们立刻看到那肿大变形的踝关节恢复正常了,形状功能都恢复正常了。

就这样,我的孩子逐渐恢复了健康。

孩子发病时是八岁,那时是二零零五年,在上小学二年级,现在孩子已十九岁了,在读大学。自修炼法轮功那天起,我孩子就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这中间在消除业力、清理身体的过程中经历不少波折。现在孩子身体强壮,他能跳能跑,打篮球,踢足球,游泳,什么体育活动都能参加了。

五、法轮功能开智开慧

孩子由于生病,小学二年级还没读完就去湘雅住院了。随着病情的恶化,孩子的精神也出现了问题,由自卑逐渐到完全封闭。当他身体完全瘫痪的时候,他自闭到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见,包括他爷爷奶奶等最亲近的亲属,甚至拒绝跟他爸爸交流接触。家里的门窗必须严密关闭,外门关了,连房间的门都不能留一点点缝,门打开一会,都会让他感到异常恐惧。甚至窗户都不能开,还要把窗帘拉上。孩子已经身心俱残!现代汉语里没有任何词语能够形容我那时的心情,我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和情感无时无刻不在烈火中焚烧、煎熬!

学炼法轮功以后,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滋润着孩子那已经干枯、死寂的心田,孩子精神上那张严密封闭的门,开始逐渐打开。伴随着身体的逐渐好转,孩子的精神状况重新恢复到了曾经的乐观开朗,阳光豁达,并且表现出一种修炼人特有的淡定从容。

二零零八年暑假过后,孩子能够蹒跚走步了,他提出要去上学,我当时考虑到他很久没和同学接触了,同时又有些自卑内向,所以我决定让他不留级,继续和原班的同学一起上学,目的是让他和同学一起生活、交流、接触,不让他感到孤单。所以只是听听课,还不能写作业,有时身体反应严重了,出状况了,就不上学了。就这样,孩子“读”完了小学。

到上初中的时候,他还不能稳健的走路,上楼下楼还要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和班主任及任课老师说,孩子读书是其次的,主要是让他与同学交流、接触,让他生活在集体中快乐一些。整个初中阶段只有在身体状态好些的时候,才适当写点作业。而且初中阶段,孩子身体还未完全恢复,经常有反应,出状况。孩子经常不能正常上学,缺课是常有的事。可是初三毕业会考中,孩子却以六个A的优异成绩考入省级重点中学。

考虑到孩子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生活上还需要照顾,我放弃了让孩子去省级重点高中学习的机会,选择了离家较近的一家私立学校上高中。学校免去了孩子三年高中的全部费用,为我节省了一大笔开支。三年高中,孩子生活全部由我照顾,上学下学由我接送,身体好了很多。但有时仍然有些状况反应,我不得不让他请假回家,把身体调理好了再去上学。就是这样,孩子仍然以超出重本线好几十分的成绩,考入了他自己理想的重点大学。

以前由于身体的缘故,孩子不能参加任何体育活动。但孩子对魔术有极大的兴趣,他开始通过网络自学魔术,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

进入大学后,孩子主动加入了校魔术协会,在魔术协会的魔幻木星之夜招新晚会上,孩子的表演获得了校魔术协会全体成员及所有观众的赞赏,有了轰动效应。随后孩子成了校魔术协会的技术骨干。二零一五年圣诞和一六年元旦还相应接到了相关演出团体的商业演出邀请函。

我经常听到熟悉我孩子现状的同事、朋友总是夸我孩子如何聪明。现在我要坦然地说,我孩子是在学炼法轮功的过程中,大法赐予他的智慧。我孩子高烧成那样,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每天都高烧爆表数次,而且又用了大量的药物,在学炼法轮功之前,他的大脑是受到了一些伤害的,他整个人的表情、眼光都不如以前灵活了,是法轮大法又重新开启了我儿子的智慧!而且在法轮功数以亿计的人群里,大法开智开慧的例子举不胜举。有天生智障、痴呆的孩子在大法修炼中不但恢复成正常孩子,而且有些方面的表现还要超出普通孩子很多。有出生时脑瘫,脑积水的孩子,修炼法轮功后,恢复正常,考上名牌大学,从事较高职位的。这样真实的传奇,在法轮功人群里还有很多例子。

六、法轮功教人向善 处处为别人着想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一种佛家上乘修炼功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主要是修心性,从做好人做起,努力提高道德水准,处处替别人着想,努力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

学炼法轮功以后,我和孩子都努力按照《转法轮》中的要求,修炼心性,从一思一念上,努力去除自私心,自我心,名利心,物质利益心,争斗心等不好的人心,与人为善,处处替别人着想。

比如,孩子生病以后,我所在单位城北中学领导和玉潭中心校领导,都多次提出要为我家搞爱心筹款活动,我都婉言谢绝。我不愿把自己的不幸让别人来为我分担和承受,从而给单位和个人带来任何麻烦和负担。尽管我为孩子治病,耗尽了家中所有,而且早已欠下大笔外债。我决心哪怕一辈子为孩子还债,我都尽量不让别人来为我买单。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当地日报有一篇关于我家状况的报道:“为儿治病花二十多万元 又将捐款转捐‘爱心基金’”。

说真的,在当今物欲横流,人们大都只注重物质与金钱及其它个人利益的大洪流中,如果不是法轮大法教我以“真善忍”为原则,看淡名利,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替别人着想,在金钱面前,在物质利益面前,我是不可能做到这样坦坦荡荡,一点不动心的。

正因为有法轮大法作指导,我明白大法弟子应该放下名利,不执着个人得失。我们是修炼人,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圣洁与升华,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说真的,我和孩子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走入大法修炼,已经十年了。在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惨烈现实面前,我们从来不敢暴露自己法轮功弟子的身份。可是每当身边熟知我孩子现状的人,不停地称赞我如何伟大,如何了不起时,自己心中那份羞愧难当让我惶恐不安,我知道贪天之功据为己有,那是多大的罪过啊!因此,今天我要坦然地告诉你:

纵有蓝天大海般广阔深厚的母爱,在病魔和死神的疯狂肆虐中,是多么脆弱,多么渺小和多么苍白无力!

是法轮大法,为我孩子创造了这个伟大的奇迹,撰写出了这个真实而美丽的神话!

是法轮大法,给了孩子,给了我,给了我们全家第二次生命!

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濒临崩溃的家庭,让我们全家重新过上了平安幸福,温馨美满的生活!

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

〖注:当我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正遭受当地六一零胁迫教育局、中心校与学校领导将要对我进行迫害时,我将此文,用微信形式发给了单位领导及同事与熟人,很快就传到了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召集国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单位领导就我的事情召开专题会议(与会人员每人手机上都拿着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四个多小时), 迫害顺利解除,之后结论是:如此优秀的教师,伟大的母亲,伟大的妻子,我们绝对不能去迫害她,我们这次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树立一个正面形象,不动她,连威胁都不去威胁她,也不去“转化”她,尊重她的信仰,让她自由修炼,只要她身体好,精神有寄托,好好工作就行。〗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