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福女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我生于那个饥荒与动荡的四十年代初,能活过来就算命大。而我也挣脱不了这种困境,家境最难时还要过饭,几岁时母亲患上乳腺癌,我更是被当作大人使唤,别说读书,从小受尽苦累。

十九岁那年,我与一善良小伙结婚,本想能过几天舒心日子,可是事与愿违。他家是个大家族,丈夫是老二,上有哥哥,下有四个妹妹,祖孙四代一起生活,大伯俩口子很奸猾,好吃懒做却能说会道,可气的是总向老人挑拨,说些无中生有的事,造成太多家庭矛盾。尽管这样,全家生活重担还是落在我们身上,而我们每天只知道出力干活儿,得来的收入一分不剩全部上交老人供全家过活,就这样大伯和公爹还处处挤兑我们。后来村干部看不下去了,建议我们分家。大伯使坏总是把最远最难干的活儿派给我,我凭着一股倔劲儿,照样能把活儿干好。因为长年劳累,再加上怨气,生完二儿子后我就病倒了,这一病就是二十多年,吃的药够装几麻袋。在我生病的第四年,我有了生命中的福星——小女儿,可是由于她先天不足,成了一个小病秧子,整日与炕为伴,苦不堪言。

九十年代,中国兴起了气功热,我建议小女儿去练一练,她选择了法轮功。没想到这一炼,她身体彻底大变样儿,告别了难以下咽的中、西药,而且出落的清秀水灵,我终于放下了悬了多年的心,心里真是感激法轮功啊!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利用各种方法全国上下诬陷法轮功,那时天真的象塌了一样,我这一代人是从文革那时走过来的,想起那时血雨腥风的运动我就毛骨悚然,我是又害怕又着急,可是小女儿就是连一句应付应付上级的话都不说。我就开始阻止她去炼功点儿学法,在她上班时我抢走她的大法书,找“大仙”降她,打她耳光,处处让她丢丑,甚至强行将她送進精神病院。

尽管这样,女儿还是坚持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几次被绑架。在这样的打击下,她仍没放弃修炼。她常说:常人还懂得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呢,何况这是再造我生命的真正佛法,我按大法的标准“真善忍”做一个不说谎、善良、宽容的好人有错吗?在大法蒙难时我不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还算是个人吗?

尽管女儿这样说,我当时还是不理解这群人,更不理解她们冒着生命危险去给世人讲真相,这是怎样的一个群体?一看到女儿我就发愁,她成了我的一块心病。十多年来,我真是没少给女儿添魔难。

二零一二年,我得了怪病,浑身无力,惊吓不止,睡不着觉,经常连家都不认识,多方医治,还看过“大仙”,不见疗效。最后我实在没辙了,在女儿的苦劝下,看了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像,然后女儿请大法师父加持,给我发正念清理身体。咦!我当时就感觉挺舒服,立刻就决定跟女儿学炼法轮功。

就这样,三个月后,我这么多年落下的病根儿全好了。如今七十多岁的我,每天洗洗涮涮,一个人能做十多口人的饭了,这是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法轮大法让我感到活着有了希望,有了盼头儿了,能修大法真是太有福了。我悔恨自己干了对不起大法的事,但是师父慈悲让他的好弟子——我的小女儿向我洪法,李洪志师父还救了我的命。

如今我已经走入正法修炼,虽起步很晚,但是我很用心,我也举报了江泽民,许他吃喝嫖赌带着一帮大贪污犯祸害国家,不许老百姓学法轮大法健康身体做好人?这是哪家邪说?

在此,我要跪拜师父,珍重的说一声:谢谢李洪志师父!谢谢大法!

标签: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