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勒佛和弥赛亚:末劫时期东西方的救世主

甘肃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宗主寺之一,拉卜楞寺中未来佛弥勒造像为弥勒大佛半蹲半起的鎏金铜像,谕示弥勒佛已起身离座,带着 法轮来到人间救度世人。



《圣经》预言,在人类的最后时刻,以色列复国之后,救世主弥赛亚将来到人间;而东方的佛经也称,在优昙婆罗花开放之时,未来佛弥勒已下世普渡众生。现在,所有预言中的事已相继出现,东西方的救世主是否已来到我们的身边?

佛经与《圣经》都提到人类在末劫时期会有救世主降世拯救众生。佛经认为末法时期会有未来佛弥勒下世救度众生,而《圣经》认为末劫来临之时,会有弥赛亚降世拯救众生。如果佛经与《圣经》是可信的,那么人类将会出现两个救世主,除非佛经中的弥勒就是《圣经》中的弥赛亚。

弥勒佛和弥赛亚是同一人?

已故著名国学大师、佛学家、翻译家季羡林和其徒弟钱文忠教授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发现了佛家与基督教之间的联系,那就是“佛家的未来佛弥勒佛和基督教的救世主弥赛亚是同一个人”。

根 据上海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的考证,公元前一千年左右,包括西亚、北非、小亚细亚、两河流域和埃及在内的广大地区,流行着一种未来救世主的信仰,耶稣宗教里 的弥赛亚,就是这种救世主信仰中最有代表性的一种。这种信仰在圣经《旧约》里面就已经有了。而印度的弥勒信仰,在学术界已经确认,和这种全世界范围的救世 主信仰是密切相关、彼此影响的,印度的弥勒信仰就是救世主信仰的一个组成部份。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弥勒之所以是未来佛,是未来的救世主,有印度的根源,也 有更广大范围的全世界或者古代世界的根源,是当时普遍流行的弥赛亚信仰的一个部份。

汉语当中弥勒这个词语从何而来?这实际上蕴含着人类文明世界一个大谜。

据 收入《季羡林文集》第十二卷的〈梅呾利耶与弥勒〉一文考证,早期佛经的原本大多是“胡本”,是用中亚和古代新疆的语言文字写就的,并不是规范的印度梵文。 因此,“弥勒”很可能是从新疆吐火罗语的Metrak或Maitrak直接音译过来的,这个字和梵文的maitri(慈悲、慈爱)有关,所以,“弥勒”又 意译为“慈氏”。故而,早在中国后汉、三国时期,大量汉译佛典资料中“弥勒”和“慈氏”(菩萨)同时出现。

确实如此,弥勒从时间上和广度上 都超越了佛教范畴。在中国,最早得到民众信仰的,不是观世音菩萨,也不是阿弥陀佛,而是弥勒菩萨。人们发现,弥勒信仰从一开始就是人类整个文明世界的一个 优秀文化凝聚体,在佛教当中找不到除此之外的第二个菩萨或者佛具有如此广阔而深厚的国际文化背景。

弥勒,在梵文里面叫maitreya,巴 利文里面叫metteya,会中文的人一听就跟弥勒的发音没有关系。大唐玄奘法师在翻译中发现了这一点,因此玄奘说译错了,应该翻译成“梅呾利耶”。但大 家并没有接受玄奘这位顶尖高僧的意见,还是约定俗成的叫弥勒,“梅呾利耶”遂成为玄奘法师的个人专利。

西方等待的神叫“弥赛亚”,英译文 Messiah,是从希伯来文Masiah(有时写为mashiach)翻过来的。希腊文把它翻成christos,“受膏的”,由此引出“基督” (Christ)。“弥赛亚”与“基督”基本上意义相同,《新约》作者亦把他等同于犹太的弥赛亚。

Maitreya和Masiah二者音近。事实上,源自吐火罗语中的弥勒就是希伯来语当中的弥赛亚,同一个词,只不过在西方要读弥赛亚,而在我们这边就念弥勒,这样类似的情况在人类文明史上很常见。

甘肃拉卜楞寺是藏传佛教宗主寺之一,拉卜楞寺中未来佛弥勒造像为弥勒大佛半蹲半起的鎏金铜像,谕示弥勒佛已起身离座,带着法轮来到人间救度世人。

拉卜楞寺弥勒佛像造型藏玄机 佛经上知,弥勒是“万王之王”在末世由最高处下走时所使用的佛号,法轮圣王是“万王之王”下到法界时的法号(人间称转轮圣王),所以释迦牟尼告诉他的弟子:法轮圣王也称弥勒。

慈悲、光明、希望是未来佛弥勒的精神内涵。地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拉卜楞寺中的几尊造像,揭示了弥勒下世度人的玄机。

拉卜楞寺创建于清康熙年间(1709年),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的六大宗主寺之一。拉卜楞寺的原名很长,简称扎西奇寺,其汉意为“吉祥旋寺”。

因为创建该寺的一世、二世等寺主都是深谙天机的活佛,所以拉卜楞寺佛之造像深藏玄机,尤其是寺中的两尊弥勒大佛的造像意味深邃。

在 寺院大经堂近旁的西后殿里供奉着弥勒大佛半蹲半起的鎏金铜像,佛的双手在胸前做着手势。据导游喇嘛在向瞻仰游人解答关于佛手势的提问时说:“这是弥勒佛在 向世间转法轮!他半蹲半起,谕示弥勒佛将带着法轮来到人间救度世人。”据悉,拉卜楞寺的原名为扎西奇寺(意为吉祥旋寺),其涵义就是法轮转动呈吉祥。

大金瓦殿中央供奉的弥勒大佛,是由本寺二世寺主在两百多年前特邀尼泊尔工匠铸造的鎏金铜像,佛高10米。在弥勒佛像的正前下方安放着一尊释迦牟尼佛的小铜像。这种把两尊佛像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一高一低的同时安排在一个供坛的造型、布局实属罕见。

据 导游喇嘛向游人解说:“在前面的小佛像是释迦牟尼佛和他的弟子,后面的弥勒佛手拿法轮,他是宇宙中神通最广大、最有能力的如来,他将带着法轮来救度宇宙众 生,也是宇宙众生唯一的拯救者。”显而易见,造像突显弥勒佛(转轮圣王)层次之高、法力之大,而且,其救度整个人类的浩大慈悲也通过其造像与释迦牟尼佛的 大小对比而充分的反应出来。该寺把供奉释迦牟尼佛的殿堂称小金瓦殿、而将弥勒佛殿称为大金瓦殿。

神在人中

《圣经》里无论新约还是旧约都预言了救世主弥赛亚在人类最后时刻将要降临。在他们的宗教传说中救世主弥赛亚来到人间之前,其中一个征兆是以色列复国,并且以色列复国后的那一代人就可以看到救世主弥赛亚。

二 战结束,以色列人经过几千年的流浪在世界的注目下真的复国了。1948年5月13日,耶路撒冷发表犹太大会宣言,宣布“以色列复国”。虽然西方主流社会是 基督教、天主教等,而以色列是犹太教,但要控制耶路撒冷,即这个神回来的条件之一,向来是那么的重要,因而半个多世纪以来西方主流社会一直非常坚定地支持 以色列,在这一点上完全抛弃了历史上的宗教纷争。

在东方同样也记载了未来佛弥勒(转轮圣王)下世的另一重大信号。佛经《慧琳音义》卷八载明:“优昙婆罗花为祥瑞灵异之所感,乃天花,为世间所无,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

2011年在美国马里兰州盛开的优昙婆罗花(摄影/John Yu)

 

佛经《无量寿经》中也记载:优昙婆罗花是祥瑞之兆。《法华文句》四上:“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

自 1992年以来,韩国、日本、台湾、泰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澳洲、美国各州、加拿大、欧洲、中国大陆各省,皆相继发现圣洁的优昙婆罗花。人们可以 通过网路图片搜索,一睹其高贵圣洁之风采。婆罗花无根、无叶、无水、无土;玻璃、钢铁、佛像、树叶、纸箱、塑胶均可开放,有花开超过一年仍生机盎然。自古 以来无人得见,今天的植物学家也为之瞠目结舌。今年(2011)按佛记是3038年,优昙婆罗花已在世界各地盛开,实乃上天垂相。

民间造像与预言明示

中国民间保留有一个弥勒的造型,一尊笑哈哈的佛像,在身体周围有十八个小孩子,玩耍,各具形态,称为十八子弥勒。而十八子,合成一个“李”字,即预示“弥勒佛要在末劫时下世传法度人,凡身姓李。”这个传说伴随着弥勒佛十八子造像一直流传至今。

韩国《格庵遗录》预言:何为圣人,木子姓氏(姓李),属兔,四月出生在三八级(南北朝鲜分界线)以北,三神山下(即长白山公主岭)……此圣人是天上王中之王,即法轮圣王,此次下凡人间称弥勒佛。

刘 伯温的《推碑图》也曾预言道:“而时弥勒佛透虚到南阖浮提世界中天中国金鸡目奉玉清时年,劫尽,龙华会虎,兔之年到中天,以木子姓”,就是说“未来佛”弥 勒佛,会在兔年转生在“中天中国”,并在中国这只“金鸡”版图眼睛所在的地方(指吉林省)降生,以“木子”“李”为姓。

1951年5月13 日,农历四月初八,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生于中国吉林省公主岭市,属兔,这一天正好是佛教中的“佛诞节”;同时这一天也是从1951年复活节算起的第五 十天,几乎就是基督教的“圣灵降临节”。至此,心有感悟之人,或许对西方宗教的重要节日“复活节”(Easter)为何称为“东方来者”,对为何人们一直 保留着用复活节兔(圣人属兔)和复活节彩蛋(与中国金鸡有关)来作纪念活动的古老习俗,都会有一个全新的领悟。而圣诞节家家供放着的一段子木,其中的暗示 更是让人感受到神意玄妙。

法国人诺查丹玛斯在其著作《诸世纪》预言集中,准确地预言了过去几百年来世界各地发生的许多重大事件和人物,其中第二纪第二十九首,《诸世纪》明确预言了在人类末世里救度众生的救世主。

一位东方人离开他的家乡,
穿越亚平宁山脉到达法国,
他将越过天空、海洋和冰雪,
每个人都将被他的神杖打动。

这 首预言诗预言的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结束了在中国大陆的传法后,来到了西方,并在西方的许多国家传法,使法轮大法洪传到了全世界。诺氏在第十纪第七十 首第三句提到“伟大的赫耳墨斯”,来形容法轮功创始人洪传大法是为人类讲述和传播宇宙神佛之道,而“赫耳墨斯”有一根神杖,用来唤醒世人,所以本预言诗的 第四句说“每个人都将被他的神杖打动”,即是预言法轮大法的洪传将使每一个世人被打动,而他们对待大法的态度将决定他们的未来。

据佛经记载,转轮圣王拥有与佛一样的32相、7宝,是不用武力用正义转动正法的轮,以此来支配世界的理想王。不论佛教、基督教、儒教,只要不断向人们给予慈悲,就可能有缘相见转轮圣王。但好事多磨,神真的来了,人却迟疑起来。

世人迷中不醒

世传布袋和尚为弥勒俗世化身,他在后梁贞明二年(西元916年)3月3日,示寂于奉化岳林寺东庑下石凳,留有辞世偈,“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

布袋和尚的辞世偈告诉世人,在未来佛弥勒降世救人时,尽管真相不断的展现,但世人却不能面对现实。

《圣 经》《约翰福音》(1:10-11):“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倒不接待他。”《圣经》还说,救主降世 救人时,他的光要瞬间照亮世界,如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可是世人却并不认为他是救主,并且他要先受许多苦,遭到不明真相世人的诋毁。

《诸世纪》中的预言也唯一的标明了此重大事件的年月:“1999年7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1999 年7月的确是一个具有特殊性的日子,被《诸世纪》标为反基督的人物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全面镇压。一时间,腥风血雨,诽谤谣言,魔难在中原, 令世人迷惑、跟风。这场《圣经.启示录》记述为羊羔与兽的正邪最后之战——哈米吉多顿,至今已经近12年了,无数的大法徒在坚忍中承受着无名魔难的同时, 从未放弃过他们讲真相、救众生的使命。中共公然对抗“真善忍”宇宙佛法,在这场正邪较量中,已深陷泥潭。唐代《推背图》中“九十九年成大错”一语成谶。

最终要归向神

《长阿含经》卷十八:“转轮圣王出世……时东方诸小王见大王至,皆捧珍宝以示归顺。余南、西、北三方亦如是。”

《圣经》《启示录》(7:9-10):“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我们的神,也归与羔羊。’”

尽管要历经魔难,然而最后人却都要归向神,这些人来自各方、各国、各族。佛经与圣经在这点上的描写一致。

新天新地新人类

在救主降世拯救众生之后,人间迎来了新天新地新人类。

《弥勒下生经》:“国土咸富盛,无罚无灾厄;彼诸男女等,皆由善业生。地无诸棘剌,唯生青草,履践随足,喻若睹罗绵。自然出香稻,美味皆充足。诸树生衣服,众彩共庄严;树高三拘舍,花果常充实。时彼国中人,皆寿八万岁,无有诸疾苦,离恼常安乐”。

《圣 经》《以赛亚书》(65:19-20):“其中必不再听见哭泣的声音和哀号的声音。其中必没有数夭亡的婴孩,也没有寿数不满的老者;因为百岁死的仍算孩 童,有百岁死的罪人算被咒诅。”《以赛亚书》(65:23-25):“他们必不徒然劳碌,所生产的,也不遭灾害,因为都是蒙耶和华赐福的后裔,他们的子孙 也是如此……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这是耶和华说的。”《圣经》《启示录》(22:2)这样描写新天新地:“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 结十二样(或作“回”)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

由此,经过这场正邪之战后,能因维护佛法之道义而留下来的人有福了。他们长寿安乐,无罚无灾,花果充实,美味充足,和平相处,没有争斗,人类从此进入了新的纪元。

标签: , , ,
此条目发表在 预言与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